黄有光:每年平均房事次数,中国排全球倒数前十


(网易研究局稿件未经同意禁止一切媒体转载,包括友商)

网易研究局出品——如何更快乐

你快乐吗?如何才能做一个快乐的人?金钱和快乐一定成正比吗?快乐的影响因素有哪些?网易研究局邀请长期从事快乐研究的全球知名华裔经济学家、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、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黄有光解读快乐的秘密。

NO.032儒家文化是否不利于快乐?东亚的快乐鸿沟

【笔者在马来亚(马来西亚的主要组成部分)出生长大,受华文教育,血统是百分之百的华人,虽然曾经在澳大利亚工作和生活多年,但自己认为受东方文化影响比西方的大很多。即使在现在,读和写中文都比英文多和快。从白居易的《长恨歌》、《琵琶行》到毛泽东的两首《沁园春》,我会背以百首计的中文诗词,但完全不会背英文诗。写过几首七律与七绝的中文旧诗,没有写过英文诗(翻译自己的一首七律除外)。因此,在本文中对儒家文化的讨论,希望会被认为是自我反省,而不是外人的批评。】

东亚国家人民快乐偏低?

学者的研究显示, 东亚地区人们的快乐水平,显著比其他国家低。例如,根据比较旧的资料,根据区域与文化分组,快乐水平从高到低依次为:首先是北欧、英美加澳纽等英语国家、接着是巴西等中南美洲国家、然后是东南亚、中东、中欧、东南欧、印度与孟加拉国、非洲、法国与意大利等西南欧国家、最后才是东亚。很富有的日本,快乐很低。新加坡的人均收入,是印度的几十倍,而快乐水平一样。快乐最低的是包括中国、日本和韩国在内的东亚各国(Cummins 1998)。

根据最新的2020年世界快乐报告,在对153个国家的调查中,快乐最高的20个国家,绝大部分也是北欧与英语国家,没有包括任何一个东亚的。东亚国家或地区中,排名最高的是排名全世界第25的中国台湾和第31的新加坡。日本排名第62,中国香港第78,中国大陆第94,已经在中间线下面。如果根据从最低零分,最高十分的平均分数上看,排名世界第一的芬兰是7.81分,排名第12的澳大利亚是7.22分,新加坡是6.38分,中国大陆是5.12分。排名世界最低的阿富汗是2.57。中国的分数,也是在最高与最低的分数中间低一点。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但以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,快乐水平可以说是差强人意的。

性生活方面的支持数据

东亚人民快乐最低,也有其他支持数据。例如根据Durex 2014年的报告[1],在人们对性生活的满意度上,日本以巨大差额夺得倒数冠军。只有日本是满意度的百分比大大低于不满意的百分比。其他满意度相对较低的地区包括中国香港和新加坡。

第一次有性关系的平均年龄,最高的亚洲是21.8岁,最低的南美洲是17.4岁。

每年平均房事次数[2],最低的日本只有45次,不到最高的希腊的138次的三分之一。第二低是新加坡的73次。中国香港的78次,中国台湾的88次,和中国大陆的96次都在全球十低之内。

东亚快乐鸿沟的原因

现在,我们要讨论的是,东亚国家人民的快乐水平为何偏低,尤其是在给定人均收入和教育水平下的国际比较上(Veenhoven 2014, Ngoo, Tey & Tan 2015;Kim2018)。我认为和环境与文化因素有关。

1、环保不足的经济快速发展,使一些东亚地区发展有余而快乐不足。

2、东亚人民有高度的竞争性,这部分解释他们的经济成就,但高度的竞争性也通过相互抵消与竞争压力而减低快乐。佛教、印度教与道教比较强调知足的美德,而儒家思想比较强调成就。佛教与道教在东亚还有许多信徒,但是比不上佛教与印度教在印度的重要性。我们需要一定的竞争性才能生存与进步,但太高的竞争性反而不利于快乐。东亚人民的超高竞争性,很可能一方面是许多代以来的高度竞争环境所造成。高度竞争的环境,使有高度竞争性者比较容易生存,而这又进一步提高环境的竞争程度,造成恶性循环。但这恶性循环并不是没有止境的,因为太高的竞争性,不但对快乐,对生存也有不利作用。

3、东亚的教育与文化太过重视考试上的成绩,而不利于创造性与快乐。新加坡政府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[3],政府宣布,在小学一二年级取消考试与评分。2019年2月底,新加坡三所老牌大学也宣布,在收生上减少对考试成绩的偏重。

4、(与上述有关)东亚文化,尤其是教育制度,太重视遵从、次序及集体利益,而忽视个体性、自由与快乐。当然,个人的自由也不可以太过分,以至危害他人的福祉。西方国家大概已经过分强调个人自由,但东亚社会的相反错误(太强调集体利益)看来更大。东西方在这方面的差距,一方面是由于西方国家的法制比较有效,可以较好控制个人自由过分的地方。因此,随着法制有效性的提高,东亚地区应该可以通过增加对自由与个体性的重视,来提高快乐水平。

5、儒家文化有禁欲(至少是节欲)的倾向。快乐研究学者说,“在拉丁国家,例如哥伦比亚,人们倾向于认为快感是好的。相反地,在儒家文化地区,例如中国,人们倾向于比较接受痛感,而比较少接受快感……在中国,对生活的理想满意程度是中和的,即非满足,也非不满。”(Diener & Suh 1999, pp.443-4)。东方学者也同意儒家文化有禁欲的倾向。例如,高良、郑雪、严标宾(2010,p.1043)说,儒家、道家和佛教“这三家也都主张以减低物质欲望的方式来追求幸福感。”“对快乐的享乐主义追求是被认为没有价值,甚至于是可耻的。”(Lu & Shih 1997, p.183;参照方东美1980, p.151)如果从小被教导对快感有排斥,怎样能够很快乐地享受人生呢?

6、东亚文化太重视外表而较少注重内在感受。东亚人对面子的重视是众所周知的。对外表的重视也可以从建筑物中看到一斑。北京的天坛,外观非常壮丽,但里面很普通。西方的教堂,外观多数很平淡,而里面装饰华丽。我父亲是在中国出生的,后来在马来西亚居住多年。当他第一次看到我们在澳大利亚大学的房子时,他说,“从外面看好像还没有建好,但里面家具齐备,装饰华丽舒适。”东亚的房子多数客厅大而浴室与厨房小。西方把客厅叫“生活房”。这名字上的差异也可能反映着重点不同——“生活房”表示主要是给自己用的,而不是给客人好印象。